清华大学 | 信息学院 | 国家实验室 | English Version

媒体报道

数字电视标准倒计时

与有线传输尚未找到盈利模式,卫星传输市场等待开禁,产业化滞后于标准相反,数字电视的第三种传输方式—地面传输,正面临国家标准出台的最后时限。这一唯一没有确定国家标准的传输方式,也将是最有可能采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标准的领域

本刊记者 郑重

标准倒计时

116日,河南移动数字电视商业试播仪式吸引了众多的媒体、各省广电部门、机顶盒厂商等产业链各端人士齐聚郑州。其实在此之前,或持有广电总局牌照、或自己私下商业运营移动数字电视的省市不在少数,此次河南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国内方案—清华DMB-T的首次商用。

两天前,上海交大在上海移动数字电视的实验获得巨大成功,参加测试的欧洲DVB标准技术总监彼得-麦克福克称,上海数字电视的收看效果远远超过欧洲标准,而且在费用上也大大节省。

清华方案和上海交大方案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最有力的竞争者,随着国家标准年底出台的大限将至,这是考验两种方案的最后关头,双方也是各显神通。有关部门告诫两个方案组的成员,在年底这个敏感时刻不要炒作,但双方都已按捺不住,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怀疑成是对方发出的某种信号,反应强烈。

从广电总局和信产部传出的声音强烈地预示,融合方案是必然选择。然而清华方案之于上海交大方案,一个是多载波、一个是单载波,就像一件衣服既要只有一个口袋又要有多个口袋的悖论一样,两者实现对等的技术融合几乎不可能。最终必将是以一方为主,融合另一方以及后来提出的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的兼容方案。但是两家谁也压不倒对方,国家标准已经因此一拖再拖,产业界也有还将拖下去的心理准备。

拖下去最大的受益者是欧洲标准,上海、北京已经在移动数字电视市场挖到了第一桶金,各地广电部门纷纷上马移动数字电视项目,使用的都是欧洲标准,竟?标准的缺席只能助长欧标?Φ刂?风,一?┡繁暾季菹喽远嗟氖谐》荻睿?国家就不得不考虑改造成本,继而承认欧标的事实标准地位??/p>

地面传输标准是我国数字电视传输标准中唯一没有确定的,其他两种传输方式有线传输和卫星传输都已确定使用欧洲标准DVB-TDVB-S。地面传输是最基本的传输方式,更肩负国家喉舌的公共媒体作用,因此标准选用时慎之又慎。与有线传输尚未找到盈利模式,卫星传输市场等待开禁,产业滞后于标准相反,地面传输已经在公交电视市场开始盈利,下一步将向出租车、私家车乃至楼宇电视市场推进,未来三网融合趋势下,移动上网、手机看电视等应用前景蕴藏巨大财富,国家标准已经成为产业发展的瓶颈,大家都在倒数计时。

南北方案融合无期?

1996年,数字电视被列入原国家科委“八五”重大科技产业工程项目,并成立了数字高清晰度电视总体组,由现任上海交大副校长张文军教授担任组长,主要任务就是跟踪美国和欧洲的两个方案,并努力做出样机。199910月,采用总体组跟踪方案进行的国庆50周年大典数字电视试播获得了成功。

不久,项目移交给原国家计委,由计委牵头,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原经贸委、科技部等五部委的副部长组成了领导小组,曾培炎任组长,负责制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电视标准和推进芯片研发及产业化发展。

总体组拿到计委的研发经费,在美国标准基础上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方案,这就是上海交大方案的由来。

然而清华大学认为总体组的方案进展缓慢,希望加入标准方案竞标。1999年,受信息产业部科技司之邀,清华在美留学生杨林等人做出自己的标准方案并带到国内。随即,清华校方论证方案,并在此基础上于199912月以清华大学名义提出清华方案DMB-T,清华方案是沿着欧洲标准道路研发出的自主知识产权标准方案。

另外,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和广电总局下属的广科院等4家单位也募集到资金,提出3套方案,加入地面传输标准竞标行列。

200110月至20024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托国家广播电视标准化委员会对这5套方案及试验样机进行摸底测试。

20028月至9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对5个方案的40多项专利进行知识产权评估。

20032月至6月,中国工程院对清华DMB-T方案和上海交大ADTB-T方案进行了测试和评估,认为它们是最有竞争力的两个方案。

此后,关于两套方案孰优孰劣的争论愈演愈烈,2003年的高交会上有媒体报道清华与上海交大方案的比试中,清华基本以失败收场。今年早些时候,又有媒体吹风说清华方案胜出云云,随后清华出来辟谣。在年底标准出台日程表临近时,清华和上海交大又分别在河南、上海高调试播和试验他们的方案,再次掀起一波标准之争。

但融合始终是政府的意愿。2002年标委会摸底测试后,国家计委就组建了数字电视联合工作组,清华大学副校长龚克任组长,希望能够在几家测试单位中联合出一个方案,未果。20039月,发改委又委托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邬贺铨组织了一个“中国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技术研发组”,并决定投入一部分资金,撮合清华和上海交大方案融合。广科院的方案后来也加入融合队列,到现在为止,融合依旧没有结果。

技术人士分析,清华方案走的是欧洲标准路子,多载波调制;上海交大方案走的是美国标准道路,单载波调制,从技术上来说融合可能性不大,必须以一方为主,或多载或单载,再融合其他方案优点。而广科院的CDTB-T方案混合采用现有标准调制,补充了支持低功耗手持终端的要求,比如手机看电视,倒是可以和上述两种标准实现融合。

被误解的利益之争

关于清华和上海交大方案的争斗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最大的误解就是方案背后的企业利益集团之争。一般的说法是清华背后聚集长虹、TCL、康佳、海尔等制造企业;上海交大背后是上广电、上海有线网络、上海高清等7家沪系企业,之所以两家始终不肯融合,是两大利益集团在背后作祟。其实,对于企业而言最大的损失不是国家采用清华或者上海交大甚至其他标准的任何一种,没有确定的标准才是他们最大的损失。标准不定,厂家无法批量生产出符合中国标准的数字电视机,只能等待。

误解来自于信产部曾做过的数模兼容彩电项目,当时信产部召集了11家制造企业,要求他们选择跟清华方案或者上海交大方案结成联合体,于是站到清华一边的有8个,长虹、TCL、康佳等,站到上海交大一边的有3个,上广电、厦华和西湖。随着标准一波三折,联盟体早就不复存在。比如说海尔就不是当时联盟体的成员,上广电现在也可以生产清华标准方案的机顶盒,还有的企业中途就退出了。

真正的利益是地面传输所蕴涵的巨大商机。数字化后,一个模拟频道可以变成多个数字频道,像美国无线电视在保证了国家喉舌的基本需要后,出租多余频道,曾以2.6亿美元的代价拍卖6兆带宽给通信行业。25兆带宽可以容纳3个频道,而我国电视频道共有450兆。频道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对于广电部门来说,这是最宝贵的财富,尤其在三网融合的前景下,频道资源更是广电系统实现体制改革的理由和依赖。

韩国使用美国地面传输标准,每台电视机交纳了约三四美元的专利费。当时他们希望交费之后,能尽早生产出符合美国标准的产品,卖到其他国家获益,结果美国标准后来没有成为主导,韩国人失算了。欧标现在虽然没有收专利费,但根据WTO规则,采用别人的发明就应当缴费。如果我国最后采用欧标为国家标准,需要主动和技术持有人协商交不交、交多少费用,并签署法律文件,否则别人可以选择最有利的时机来主张他的权利,比如等产业化全面铺开的时候。对于技术持有人而言,拥有地面传输标准核心技术,无异于坐拥金山。

 

【发布时间:2010-06-21】【浏览次数: